1. <sub id="lcdah"></sub><video id="lcdah"><em id="lcdah"></em></video><table id="lcdah"><th id="lcdah"><dd id="lcdah"></dd></th></table>

          1. <video id="lcdah"><em id="lcdah"><p id="lcdah"></p></em></video>
            1. <th id="lcdah"><big id="lcdah"><td id="lcdah"></td></big></th>

                首頁 > 一千零一夜 > 第一個僧人的故事

                第一個僧人的故事

                2016-02-17 13:09:48來源于:親寶網 我要收藏
                先父是個國王,他的弟弟也被分封出去做了國王.說來湊巧,叔叔的兒子和我都是在同一個夜里出生的.我們的生活條件都優越無比,叔叔經常邀我到他那兒去玩,一去就是幾個月,因此與叔叔的兒子十分要好,我們朝夕相處,苦樂與共,彼此不分.
                  一次,堂兄弟說有一件重要的事要我盡力幫忙,同時還要替他嚴守秘密.我說:
                  "不論什么事情,我都會盡力幫助你的!"
                  他要我對他下保證,才相信我的話.他帶我來到一座宏偉的大廈前,指著一扇窗子讓我看.那里有一個姑娘正在向下俯視,似乎早已和他約好.我們站了一會兒,那姑娘便翩翩而至,她衣著華麗,滿身珠光寶氣.堂兄弟把我們領到郊外一個墓地,那里有一個極深的洞穴,是一座年久失修的寬大古墓.他帶我們跳進洞穴,用隨身帶的小鏟在旁邊挖了挖,一會兒露出一個木蓋來.他掀開蓋子,帶我們沿臺階下到一個寬敞的大廳里.里面有兩間房子,一間放著許多干糧和水等生活必需品,另一間放著一張華麗的大床.
                  堂兄弟回頭對我說:"你原路回去,蓋上木蓋,用帶來的石灰和水混在一起,涂在墓石之間,別讓人看出被挖掘的痕跡來.此事對任何人都不要提起!"
                  我向他們告辭,回到地面,并遵照堂兄弟的囑咐一一照辦了.我昏頭昏腦.踉踉蹌蹌地回到住處,一夜輾轉反側,難以合眼,心里一直納悶,惦記著堂兄弟.
                  次日清晨,我想到昨晚為堂兄弟做的事兒,感到十分懊悔.我覺得不該那樣做,便跑到墓地,尋找我的堂兄弟和那姑娘隱居的墓穴.可是找了整整一天也沒找到.我回到宮中,茶飯不思,苦不堪言.后來我天天去找,又找了七天,還是沒找到.當時叔父出獵未歸,我又不敢把這事告訴他,便整裝回國.不料,我剛剛踏上國土,就被一群士兵逮捕.他們將我押到父親的宰相面前,這時我才知道,在我離家的日子里國內發生了政變,宰相殺了我父親,篡奪了王位.
                  他們逮捕我,是因為我和宰相之間早有怨仇,原因是這樣的:原來我很喜歡射箭,一天,我站在王宮的陽臺上,見一只鳥兒落在相府的陽臺上,我興致來了,舉弓就射,誰知一箭射去,那只鳥沒射中,卻誤傷了從室內來到陽臺上的宰相的一只眼睛.對此事我很內疚.當時宰相也不敢說什么,因為盡管他心中很生氣,但是懾于我父親的權勢,沒有把憤恨流露出來,但是,他與我從此結下了怨仇.
                  宰相見我被押來,便恨恨地說:"如今世道已變,王位到了我的手里,我的瞎眼之仇也該報了!"
                  "我決不是有意的,而是誤傷."
                  "可是我的眼睛在我的生活中有多么重要!"說著,他用手挖了我的左眼.
                  之后,他把我加上鐐銬,關在一個木箱子里,又吩咐劊子手:"把他帶到郊外去,用你們的寶劍把他殺掉喂野獸去吧!"
                  押我的士兵恰好是我父親原來的一個侍從,跟我也很熟悉,他不能違抗命令,卻又不愿殺我,于是便把我帶到一個荒無人煙的曠野,將我放了.
                  我無處可去,便離開故土,投奔叔叔.我叔叔打獵歸來,正在為兒子的失蹤而憂心忡忡.他見我一副狼狽相,忙問我是什么原因,我將父親遭難一事講給他聽.又說明堂兄弟的去向.叔叔先是悲哀,后是驚異.他為兄長的死和王位被篡奪而難過,又為兒子有了下落而歡欣,他讓我帶他到墓地,仔細地尋找,終于找到了那座古墓.
                我們刨開石土,揭起蓋子,沿梯而下.迎面撲來一股濃煙,嗆得我們幾乎喘不過氣來.我們走到那張床前,見堂兄弟和那姑娘躺在上面,他們蓋的被子已被燒成灰燼,兩人也被燒成焦炭.叔叔見狀驚愕不止,轉而又沖堂兄弟臉上吐了一口唾沫,罵道:
                  "這就是你不成器的報應!是真主咒你入了地獄,你不聽我的勸告,甘愿做風流鬼,完全是自作自受!"罵著,他又脫下靴子,向堂兄弟擲去.
                  我和叔叔將古墓原樣封好,傷心地離去.
                  沒過多久,那個篡奪我父親王位的宰相,又帶領人馬侵入了叔叔統治的城市.我擔心再落入敵手,便刮了胡子.頭發和眉毛,化裝逃到了巴格達.這不,湊巧與這兩位獨眼人相遇.我們都是初來乍到,摸不清門路,只好先到這個大院里借宿一夜.
                  女主人聽完他的講述,說:"摸摸你的頭,然后你就走吧."
                  "不,我要聽了別人的故事才走呢!"
                  接著,第二個僧人站到女主人面前,開始敘述他的故事.
                歡迎登錄61寶寶網! X
                腾讯分分彩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