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sub id="lcdah"></sub><video id="lcdah"><em id="lcdah"></em></video><table id="lcdah"><th id="lcdah"><dd id="lcdah"></dd></th></table>

          1. <video id="lcdah"><em id="lcdah"><p id="lcdah"></p></em></video>
            1. <th id="lcdah"><big id="lcdah"><td id="lcdah"></td></big></th>

                首頁 > 一千零一夜 > 太子和公主的故事(二)

                太子和公主的故事(二)

                2012-03-31 09:36:40來源于:親寶網 我要收藏

                  公主仔細看完那幅畫,驚訝極了。她拍著手轉身喚來老太太說:“乳娘,你看這事可真神了。要是這種事能代代相傳下去,對后人一定會是一部警世之作的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“殿下,什么事那么神???”老太太故作不知內情的樣子。
                  “你先到大廳里去,仔細看清楚了再說。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                  老太太奉命走進大廳,睜大眼睛瞅著那副壁畫,故意吃驚地張大了嘴,說道: “小姐,向安拉起誓,這幅張網捕雀圖上的獵人、羅網及其它,不正是你那日夢中所見嗎?原來那只雄鳥逃脫以后,沒有回來營救它的雌伴,是有情可原的。你看畫上,它落在一只兇禽爪中,被撕得皮開肉裂,整個兒地被兇禽吞食了。殿下,這便是那只雄鳥遲遲不來營救雌鳥的原因啊。不過,我覺得奇怪的是,殿下的夢境怎么被描畫出來了呢?如果這是殿下自己的旨意,我看那是絕不可能的。向安拉起誓,這真是稀奇古怪、難以解釋的事,可能會成為千古奇聞呢。殿下??!莫不是因為當初我們錯看了那只雄鳥,怨恨它無情無義、膽小自私,奉命掌管人類的天神們,才舉出實憑實據來,替它鳴冤叫屈、辯明真相呢?”
                  “乳娘,那只雄鳥讓噩運給吞逝了,我們對它真是太不公平了。”公主追悔莫及地說。
                  “殿下!安拉面前,冤家總會自己了斷恩怨的。倒是我的殿下,現在真相大白,我們已承認雄鳥的無辜了,如果不是那只兇禽捕殺了雄鳥,它怎么舍得放下雌鳥不管呢。但死亡是是無法逃避的,人類也面臨死亡。就像我們中的男子,他可能寧可自己忍饑挨凍,也要讓妻子吃飽穿暖,為了討老婆的歡心,他可以不念手足之情,甚至做出忤逆不孝的事來順從妻子的意思。同樣的,妻子對丈夫也報以親密無間的愛情。她對丈夫了如指掌,一點都不能離開他。丈夫夜不歸寢,她便輾轉難眠。在她心中,丈夫比生身的父母還可貴可親。夜里夫妻同床共枕,彼此靠著胳膊,緊緊地摟在一起,說著情話,而且互相親熱地吻來吻去,過著魚水一般和諧的幸福生活。詩人這樣形容說:
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我讓她枕著我的手臂同床而眠,
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對良辰美景嘆息道:
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‘月亮升起來了,你且慢慢走。’
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這樣的夜晚是你我幸福的初夜,
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前半夜甜蜜無比,后半夜良宵苦短。
                  據我所知,歷代王室中,夫妻間愛得太深的,都能白頭偕老。有的帝王,在王后患病歸天之日,自愿舍生陪葬。同樣的,也有王后,在國王病逝裝殮時,自殺殉情,宮人竟無法勸阻,只得看在她情深義重的份上,把他們合葬在一起。”老太太不停地把自古以來男子女子相親相愛的故事講給公主聽,挑撥她的春情,并清除她對男人的怨恨之情。她看出公主的想法有所改變,對男人也開始萌發了興趣時,才趁熱打鐵地說:“殿下,咱們也該出走走了。”于是她陪著公主走出樓閣,在果林中漫步觀賞景物。
                  老太太帶著公主觀賞花園時,阿特士太子正躲在林中偷偷地窺探。當他把視線落在哈婭·圖芙絲公主身上,看見公主那勻稱的體態、苗條的身段、玫瑰色的臉頰?又黑又亮的眼睛時,簡直驚得目瞪口呆。此時,他已因為戀愛失去理智,心緒不寧,只覺得愛火中燒,由于過分的沖動,竟一下子暈倒在地,不省人事。

                歡迎登錄61寶寶網! X
                腾讯分分彩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